南昌530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会员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南昌论坛广告位
楼主: 纵横天下

[原创] [独家首发长篇小说] 武林八绝

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3-11 08:47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105# hl530

哈哈,如果真的发生的话,到时还要各位关照啊!
发表于 2011-3-11 09:07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105# hl530

哈哈,如果真的发生的话,到时还要各位关照啊!
纵横天下 发表于 2011-3-11 08:47

国外的华人来中国还是有很多优惠的,而且生意也好做。
发表于 2011-3-11 16:59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106# 纵横天下


嘿嘿~如果阁下公司开的好的话~我学成以后给你打工吧~哈哈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3-11 17:52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107楼:
有什么优惠,能给我说说吗?

回复108楼:
即使发生,也是多年后的事了。现在没本钱,又没人脉,能理得自己这边都不错了,中国发展在看以后吧!
发表于 2011-3-11 20:00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107楼:
有什么优惠,能给我说说吗?

回复108楼:
即使发生,也是多年后的事了。现在没本钱,又没人脉,能理得自己这边都不错了,中国发展在看以后吧!
纵横天下 发表于 2011-3-11 17:52

什么优惠没去了解,有时间给你找些这样的资料,我个人认为你不如先来中国发展,中国的要求可能没有澳州那么严,相当宽松些,适合你刚起步..
发表于 2011-3-12 19:39:58 | 显示全部楼层
楼主太强悍了。
写小说还能把南昌的青山湖畔,绳金塔都结合起来,太有才了。简直是我的偶像。哈哈。{:soso__385096010060682012_2:}
不要偷懒喏,赶紧更新吧。
{:soso__15412396142302424143_1:}

评分

1

查看全部评分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3-12 22:25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111# 林子雨霖

冲你这一句,今天就多更一章吧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3-12 22:31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二十九章  白兰心事

那女子接着道:“魔教多年来处心积虑,便是要一统武林。这次他们为这阴谋筹备这么多年,一旦发动,必定石破天惊。上次控制洛阳的行动被你破坏了,这次他们要的,恐怕是要对付上官飞龙,接收武林八绝之一的势力,继而控制中原大大小小的所有水道。”
靖丰听到这里,也不得不为魔教的阴谋皱起眉头。魔教拥有八绝中的两人,本来就实力强大,天下间能与之抗衡的其余六绝若是真的被他们打败,魔教一统武林将指日可待。
那女子继续道:“家师乃室外高人,得知此事后,原本如止水一般的心境,也不得不为天下苍生起了阵阵涟漪。刚好我学艺有成,家师于是命我下山阻止魔长道消之势。我这才插手此事,发现水上各股势力的异常,然后有一次发现了魔教已经将漕、盐两帮的十八个舵主买通,准备推翻刘三红和严一飞,然后加入魔教所建立的联盟。我情急之下,也理不了那么多,便一口气把他们全杀了。”
那女子说着杀人之事,语气却是十分平常,仿佛她说着的是不过是踩死蝼蚁一般。
“这样子,你全明白了吗?”
靖丰点了点头,然后又摇了摇头,道:“我还是有些疑问,比如,你到底是什么人?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?断水剑又是怎么到你手上的?”
那女子微微皱了皱眉头,堵起了小嘴,表情煞是可爱,道:“说到底,你还是不相信我!”
靖丰始终太过老实,道:“我只能说,抱歉,我不是有心的,只是此事对我十分重要,请姑娘一定要坦白相告。”
听到这么木讷的回答,那女子忍不住又是“扑哧”一笑,道:“好,姑娘我便坦白告诉你,姑娘我师承……嗯,我答应过我师,因为家师已不愿再涉足红尘,所以不能把她老人家名讳相告,我想少侠你能了解的。”
这点靖丰自然是能够理解的,因为他的师门来历对江湖中人而言也是秘密。
那女子继续道:“家师对天问星象之术略有研究,”靖丰忍不住“啊”了一声,他的无暇子师父也是天问星象之术的高手,想不到世间尽有奇人异士,还有别人也懂得此术,那女子看了靖丰一眼又继续言道:“最近渐感心神烦乱,预料武林纷乱将至,于是飞鸽联络了家师的一位好友,因为她这个朋友比她更擅长天问星象之术,本想问问有何破解之法,哪知道却得到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,就是有个非常厉害的武林前辈被人杀死了,然后他所收藏的越王八剑有七把失去踪影。”
靖丰心中暗道:“想来这女子应该是出身四大隐谷的弟子了,这才可以解释了为何她的师父会认识无暇子师父,而无暇子师父显然十分信任她们,连越王八剑之事都告诉了她们。”想到这里,心中的警戒一松,立刻在脸上神情表现出来。
那女子心灵何等敏锐剔透,见到他的表情,就猜到他心中想着什么了,当下还是扮着不知道,继续为自己解释着:“然后呢,你应该也猜得到,我就出山为师父调查此事,终于在江南一处魔教的秘密据点里找到了那七把剑,经过一场激战,对方人多势众,我只能夺走一把,然后便逃了出来。后来又打听到魔教在南昌有所动作,这就来到这里,后来的事你都已全知道了。”
靖丰此时已信了九分,点头道:“如此说来,我们两人的师门可能颇有渊源,你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,不知你怎么称呼?”
那女子道:“小女子白兰。”
“白兰?那可是你的真名?”靖丰迟疑道。
“喂!你可不可以别这么疑神疑鬼,我干嘛骗你?”
“不……不是这样的……我只是……”
“只是什么?觉得这个名字很奇怪是不是?”
“是……哦!不是不是不是……”靖丰开始语无伦次了。
“嘻嘻,瞧你那模样,逗你玩呢!那确实不是我的真名,我是一个孤儿,没有名字,承蒙师父收留,给我取了个小名,所以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名字的。”白兰笑道。
靖丰听到“孤儿”二字时,再次望向白兰,发现在她的笑容背后,不知道怎么解释,怎么有种……嗯……悲伤的感觉?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3-16 20:22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三十章 明暗逆转

黑暗中两道人影向着绳金塔掠去,一男一女,正是靖丰和白兰。
原来白兰来绳金塔不是碰巧,而是另有原因的。白兰打听到,魔教将在绳金塔中有所动作,而绳金塔历史已十分悠久,可是近年来,也不知道是谁开始说的,说绳金塔里藏着三把古剑,剑锋上分别刻有“驱风”、“镇火”、“降蛟”字样,三把剑是南昌命脉所在,多年来守护着南昌的安定,一旦三剑齐聚便有逆转乾坤之力。
于是白兰推测,莫非魔教此行就是要夺取那三把剑?不管剑是否真的存在,是否如传闻般神奇,凡是魔教要做的事,他们都要给于阻挠!
进入绳金塔内,一阵难闻的血腥味扑鼻而来,两人惊觉自己来迟了!就在刚才和迷雾护法纠缠之时,魔教为防有变,早已兵分两路,另一路人马早已杀入了绳金塔内,底层的沙弥们横尸遍地,靖丰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心底的怒意,剑气如上弦的剑含威待发!
白兰起初一阵惊讶,定眼看看靖丰后,一脸明白地拍拍靖丰的左臂,靖丰紧绷的神经才稍微松懈下来。
随着两人一层一层地往上走去,尸体的数量也渐渐减少,可见越往上魔教的人遇见的抵抗也越弱。
到了第六层,靖丰首先感觉不对,示意白兰停下,白兰一脸困惑地看着他。
“不太对,整个塔只有七层,我们都到了第六层,就算敌人在楼上,我们怎么可能一点声音都没听见?”
白兰想想也对,难道是……
他们已在敌人的监视之中!
这么想是十分合理的,首先他们才刚和迷雾护法交手,迷雾护法败走后必然有方法通知这里的同伴,他们正在来着的事。搞不好都已经布置好天罗地网,就等他们往下跳了。
“那……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
靖丰露出了自信的微笑,道:“你帮我护法,看我的!”
靖丰突然拔剑出鞘,以剑代笔,龙飞凤舞地在空中写起狂草来,一笔一画恰似铁划银钩般苍劲有力,飞舞间空气仿佛随着他的动作卷起了漩涡,第六层里的书架轻轻摇晃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、烛台上的火苗忽明忽暗仿佛跳着轻舞,最后是绳金塔外悬挂的铜铃叮叮咚咚地发出杂乱无章的声音。
“神龙翻江式”!
靖丰突然剑势陡转,从狂草书便成了正楷书,空气中的漩涡被其引动,突然往反方向旋转,周围的事物仿佛收势不住般,书架“啪”的一声肢解,经书化作一张张纸片满天飞舞,烛台的火苗由于风势的突然转变而熄灭。
一时间,靖丰和白兰被纸片遮盖了所在位置,火苗的忽然熄灭使周围陷入一片黑暗,更妙的是,铃铛声很好地掩护了他们!
塔外周围突然涌入了七至八个黑衣蒙面人,其中一人道:“他妈的!好不容易监视了那么久,怎么就这么不见了?”
话刚说完,杀气临身!
猎捕者变成了猎物,而猎物成了死神!
“神龙刚剑绝”!
无坚不摧的掩日剑芒比起往日更加的炽热!是感应到主人的杀意吗?
那一道蓝芒!在场无论是谁,都不会忘记!那是他们生命中见到的最后一道光,死神之光!
奥义施展结束。黑衣人有半数立毙当场,另外半数被劈得飞出塔外,从高塔坠下。
靖丰以剑支地,脸上汗如雨下,显见接连使用剑招和奥义透支了他不少体力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3-19 14:38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三十一章 魔龙兵团

一阵拍掌声响起,白兰和靖丰心中隐隐出现了不好的预感。
十三个黑衣蒙面人施施然从通往第七层的梯级走下,为首之人正是那鼓掌之人。
“好一个明修栈道,暗渡陈仓!公子好本事,我那七个不争气的手下能死在公子剑下实在不冤。攻守逆转,明暗互换的时机掌握得很好,智慧和直觉缺一不可,公子如此人才,可有兴趣加入联盟?”
靖丰道:“你们魔教作恶多端,为祸苍生,我只恨没把你们杀绝,怎可能加入你们?”
那人却是不怒,笑道:“说得好!哈哈!骂得好!哈哈!公子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?”
这确实把靖丰问倒了,但却难不倒他身旁的白兰。白兰接口道:“莫不是闻名天下的魔龙兵团?”
魔龙兵团!
魔教最可靠的最强兵团,正道难以磨灭的梦魇!
曾几何时,单枪匹马歼灭黑风寨,豪气干云的“金刀铁马”沈天君都为其所擒!
曾几何时,嚣张跋扈的华山名剑岳楚因为大庭广众取笑了魔教几句,几天后他的首级就挂在洛阳正义门的悬赏堂上!
还有“天剑门”的徐长俊、“玄剑门”的吴嵩,太多太多数不尽的正道名人……他们都不可一世、意气风发,但最后,都成了魔龙兵团的战绩!
“这位姑娘厉害!猜得很准!那你猜不猜得到,我们现在想怎样呢?”说罢,手一挥,十个人闪电般地把两人包围了起来。
白兰思考了一番,道:“左边五位仁兄所站的方位,暗合五行之数,应该是某种五行阵法,右边这五位呢……嗯……”
“哈哈!猜不到吧?让我来告诉你吧!”这个首领并没有加入阵中,他和剩下两人站在阵外掠阵,此时的他,眼底已露出一丝疯狂,仿佛眼前即将展开的大战是他要享受的美食。“另外五个,站的也是五行阵法,不过方位站反了,所以一正一反,相辅相乘,一虚一实,攻守兼备!这可是本人最完美的发明—五行困龙阵!哈哈哈哈!”
掩日剑、断水剑接连出鞘!两剑相互呼应,蓝绿相映,一时剑气纵横!
那十个黑衣人纷纷拿出了武器,武器的造型十分奇异,握把在武器中间,握把的两边都带着月牙状的弯刃,通体漆黑。“哈哈!再告诉你们一句,这个武器,叫‘龙斩’,也是我发明的,配合此阵便是你们这些武林高手的克星!给—我—杀!”
白兰功力只回复了六层,没敢使用剑芒,所谓“刚不能久”,越是强的东西,越是不能持久,这是所有威力巨大的招式的通病。她娇叱了一声,用上了“玉女穿梭剑法”,这套剑法讲求一个快字,只见她身若鬼魅地穿梭于黑衣人之间,一剑快似一剑地刺出,剑光闪烁得照亮了整个阁内,十足符合了快剑“剑出无悔,先发制人”的特点。
那个首领没有撒谎,这个五行阵和这个武器确实是专用于对付一流以上的高手的。白兰剑法不弱,不过每每长剑攻出时,总被对方的奇异的步法闪过,然后旁边的支援便会补上,两把龙斩同时挥出,差点就锁住了她的长剑,也幸好她够机警和速度够快,才堪堪收回长剑,免去兵器被夺之劫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3-22 18:42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三十二章  换我牺牲

和白兰的主动出击相反,靖丰打从一开始便采取了守势,一边挥剑抵挡攻击,一边观察白兰和敌人的情况,以期看出五行困龙阵的运作轨迹,找出破解之法。
苦思无解之际,白兰的娇躯便靠上了靖丰背后,形成两人背对背对敌的局面。靖丰自小便隐居深山,此时虽说是情势所逼,两人背肌上的接触仍使靖丰感到了一丝异样的感觉。
“想什么呢!小色鬼!”白兰娇叱道。
靖丰脸上一红,“没,没什么……”
“听着,五行困龙阵太厉害了!我们现在只剩下一个机会……”白兰用上传音道。
听到有机会,靖丰顿时打起精神注意听来。
“待会儿,我用尽全力施展剑芒,只要在阵里破出一个缝隙,你用轻功冲出去!然后从外攻入,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破去此阵。”
才说完,靖丰便坚定地摇了摇头。白兰自然明白他为何摇头,的确,此法确实有可能让靖丰破去此阵,但是现在两个人联手挡着五行困龙阵的攻击已经如此吃力,靖丰一旦冲出阵外,可想而知整个阵的攻击便会转移到白兰一个人身上,最后纵然破阵,白兰的下场只怕是凶多吉少。靖丰是绝对不会做这等事的。
“傻……傻瓜!现在什么时候了,你还这么迂腐吗?”白兰心里一急,连传音也顾不上了,直接就脱口而出。
靖丰连话也不答,直接鼓起一股霸道绝伦的玄武真气把白兰卷出去!
同一时间,双手持剑,朝天怒举!
“神龙刚剑绝”!
靖丰用上奥义击出了宛若光柱一般的剑芒,黑衣人急忙展开身法避开,白兰正好从那隙缝处窜了出去!
可是,靖丰每次施展完奥义,便会有一小段回气时间,这段短暂的时间内他无法动弹、防守甚至于反击,而黑衣人的攻击足以让他死上千百次!
黑衣首领发出一道冷笑,打了个响指。
“天罗地网绝命断魂锁”!
黑衣人们扭动“龙斩”上的机括,弯刃之一连带着铁索激射而出,一时间铁索交错纵横,其中有一道从靖丰左腰穿过,一道从靖丰右肩穿过,鲜红色的鲜血溅满一地,端的是触目惊心!
好一个靖丰,必死之际,仍可冷静地判断出敌人的攻击轨迹,用绝世身法避开要害,把伤害减到最低!
可是纵然逃过一死,铁索间的复杂交错,却是把靖丰紧紧锁住,动弹不得。
靖丰身体虽然动不了了,但双手还能!
靖丰的玄武真气确实霸道绝伦,明明身受重伤,拼着一口气运起内力,右肩再次渗出殷红的鲜血,双手把剑往地上一插!
惊天蓝芒一闪而过!阁楼第六层的地板顿时出现了几十道裂痕,瞬间崩塌!
黑衣人立足不住,阵型一乱,白兰怒喝一声,把压箱底的剑法也施展出来,三尺青锋化作无情的一道光,以完美的弧度迅速划过三个黑衣人的咽喉!
黑衣首领见阵势被破,怒不可遏,左手一挥,一直守护身畔的两名护卫纵身向白兰扑去。而他自己,则向着明显已无再战之力的靖丰掠去!


注:修改第二十七章的“日月星三绝斩”为“飘渺三绝斩”,比较好听。{:soso_e120:}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3-25 19:45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三十三章  长剑通灵

靖丰把阁楼第六层弄垮后,也随着地板的碎裂无力地往下坠落,直到撞在第五层的地板上,一动也不动,好似已陷入昏迷。
黑衣首领见此情况,发出一声不易听见的冷笑,心中暗道:“混蛋小子,居然害我损失了三个辛苦培育的魔兵,你可知道我花了多少心思啊!幸好教主已经发下话来,只要能将你杀死,任务便算完成,回去还能向教主领赏呢,嘿嘿。”在他此刻心中,白兰的生死并不重要,靖丰才是此次任务的关键,可见靖丰接连破坏魔教阴谋,已经成了人家眼中钉、肉中刺了。
此时的靖丰,确实陷入了半昏迷状态,整个意识都模糊了起来,左手兀自紧握着掩日剑。
黑衣首领站到了靖丰身前,连续发出十三掌劈空掌力,劈向靖丰的天灵盖,天灵盖为生死大穴,一旦打中则必死无疑!
与此同时,靖丰迷迷糊糊之间,耳边好似一直传来某种呼唤声,靖丰很想使劲去听却力不从心,但那呼唤声仿佛穿透他的身躯直达内心深处,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奇妙感觉,整个意识仿佛和天地、和周围融为一体,仿佛回应着那呼唤,靖丰在重伤之下仍然朝天伸出了右手……
同一时间,劈空掌力即将打到靖丰天灵盖上!

说时迟,那时快,靖丰手中的掩日剑闪过一阵刺目的蓝芒,上空同时传来尖锐的破空声!
也是那黑衣首领太过谨慎,惧怕靖丰的暴起反击,才在安全距离外用上劈空掌,否则靖丰绝对劫数难逃!
此时异变突起,黑衣首领发出掌力后便身形暴退,果然上空出现赤、绿、金三道锐芒如三滴雨点般直射而下,以品字方位钉在靖丰周围,是三把样式古老的古剑,剑锋上分别刻着“驱风”、“镇火”和“降蛟”!
三把剑仿佛和掩日剑产生共鸣,同时发出长短不一,高低不平的剑鸣,剑鸣声在阁楼内余音不断,一时间叮叮当当地响着。三把古剑似乎通灵一般,发出了神奇的气场把靖丰笼罩着,那十三道劈空掌力劈在气场上仿佛被消融一般消失无踪。
如此情形,已经超出了黑衣首领的所有认知之外了。他再望向自己的手下,自从白兰那一剑断了三个手下的魂后,五行之平衡被破坏,已无法再结成阵了,虽然自己的两个护卫武功稍微高些,但白兰避强打弱,边打边走之间又杀了自己两个手下。
于是他当机立断,一咬牙,喝道:“撤!”同时跃出窗外以轻功飞檐走壁逃走了,剩下的七个黑衣人紧跟在后。
白兰自从被靖丰以内力卷出阵外,整个心便乱了起来,发狂之下,招招拼命,虽然杀了五人,自己也受了不少伤,一身白衣沾满了红色的鲜血,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,此时敌人一走,双脚顿时一软,不争气地坐了下来,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干,连剑都握不住,任由墨绿色的断水剑落在身旁。


注:绳金塔藏有三把古剑,并非作者杜撰,而是真实存在于史,名曰:“驱风”、“镇火”和“降蛟”。详情请百度“绳金塔”。(谢hl530的资料提供!)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3-25 23:40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龙斩

龙斩.jpg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3-29 18:37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三十四章 黄河开战

十天后。
靖丰挣开双眼,发现自己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,里面布置优雅精致,似乎是女孩子的闺房。勉强坐起来,身体一阵虚弱,不慎弄出了些声响。
白兰匆匆走入房里,看见靖丰起身,双目闪过一阵不易察觉的喜色,连忙过去扶起他,说道:“混小子,你终于肯醒了!”
靖丰看到白兰,慢慢回忆起昏迷前的大战,道:“这里是哪里?我昏迷了多久了?”
白兰应道:“这里是我师门在南昌的一座别院,你昏迷之后姑奶奶好不容易才把你移到这里。哼,你小子倒是厉害,一睡就睡了十天十夜,什么都不用想,却累得姑奶奶替你担心死了!”
靖丰听其语气虽坏,但确实是关心着自己,心下一暖,道:“倒是在下不好,害姑娘担心了,在下在这里先谢过姑娘这几日的照顾了!”
白兰仍是一副气呼呼的样子,道:“哼,算你识相,姑娘我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!”嘴里这么说,心里还是不禁想起面对魔龙兵团,靖丰把自己扔出包围,独自面对死亡的画面,现在看到靖丰醒转,心里也是很一阵开心。
“你啊!就知道逞英雄,也不知道给了姑娘我几多麻烦。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这样?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白兰气呼呼的表情上已开始带上了一丝微微的笑意。
“呵呵,在下一时冲动,给姑娘添麻烦了!”靖丰傻傻笑道,接着脸色一肃,问道:“那日最后怎样?我们是怎么脱身的?”
白兰就把那日三剑通灵,把敌人吓退之事说给他听,然后又告诉他不必担心,那三把剑已经由她用特殊方法交到其师手上保管了,包管魔教之人无法染指。
“那么,联盟的阴谋呢?快,带我出去,我们要想办法把联盟是魔教称霸河上的计谋公告天下!”靖丰的心,无时无刻都系着武林正义。
“你啊!都什么样子了,还管什么魔教阴谋!给姑奶奶好好休息!嫌带给我的麻烦还不够吗?”这是她今天第二次用上姑奶奶的自称了,可是靖丰也不着恼,只是感觉一阵亲切。
“可是,魔教如果阴谋得逞……”
“好啦好啦!服了你了!正义的陈大侠!”靖丰脸上一红,白兰先是白了他一眼,接着说道:“魔教自知阴谋败露,抢夺三剑的计划又被我们破坏,早就有所行动了。就在你昏迷后的第二天,联盟大举出动,和黄河帮开战了!”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3-29 18:40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三十五章  听闻噩耗

靖丰听得大吃一惊,大声叫道:“什么?大战开始了?”
白兰点点头,续道:“值得一提的是,漕帮的刘三红已经带领漕盐残部加入,联盟的声势一时无两,更是打出了‘五湖盟’的旗号,使得黄河帮避而不战,把黄河流域的大部分地盘都让给了联盟。”
“那……那上官前辈呢?”
“嗯……据小道消息说,上官飞龙亲自带了两个极为厉害的手下夜袭联盟基地,结果遇上了八个神秘高手,上官飞龙独战六个,虽然杀死了一个,但也受了伤,据说还是因为中了埋伏而中毒,使功力平白损失了五成,尽管如此还是得以全身而退,武林八绝,果然名不虚传!只可惜了他的两个手下,身首异处。”
“消息从何而来?可靠吗?”
“消息是从乘风会得来,乘风会近几年风头隐隐盖过了你大哥徐子易的神鸽门,是有几分本事的,消息就算不是百分之百准确也应该相差不远。”
“可是,联盟为魔教的身份败露,其他的势力呢?都不管吗?”
“他们能怎么样?除了少林的空围大师发出号召,要在洛阳举办武林大会,和各门各派相讨魔教事宜,但各门各派的反应都不冷不热,情势不容乐观。”
“怎么会这样?要是魔教荼毒苍生……”
“行了行了,陈大侠,知道你正义感重,但你也得想想啊!上官飞龙何等人物,尚且避而不战,七大剑派在百年前的神魔一战损失极大,这几年才慢慢恢复元气,此次魔教卷土从来,他们即使有心也无力啊!至于其它的新起门派,有些想置身事外,有些想图渔人之利,总之是难以指望了。”
白兰接着道:“更何况,黄河帮也不是武林正道,上官飞龙算是黑道霸主之一,行事亦正亦邪之间,素为正道所不喜,这次遭到重创,正道别说帮忙了,搞不好还有人在暗地里幸灾乐祸呢!”
靖丰摇了摇头,道:“不行,我得到洛阳去,会见我大哥,同时看看能为武林大会做上什么。”
白兰听到靖丰提到这个,脸色微变,犹豫不决地道:“这个……嗯……小子,我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。”
靖丰心中一紧,道:“什么坏消息,你别吓我啊!”
白兰吞吞吐吐道:“就是……嗯……”
靖丰一时情急,声音高昂了起来道:“就是什么,你快说啊!”
白兰说道:“大战发生后,你大哥为了和乘风会竞争第一手消息,以及担心你的情况,亲自从洛阳赶来,结果……”
白兰心中不忍,把双眼从靖丰身上移开,道:“结果在路上被人伏击,他的尸体在昨日才运到。”
靖丰脸色刷地一下惨白,颤声道:“大哥……是我连累了你……”
白兰柔声道:“你也不用太自责了。你大哥被伏击之后,神鸽门在中原各处的据点被不明人士悉数袭击屠戮殆尽,神鸽门正式从武林除名,唯一的生还者,也就是神鸽门副门主赖基旭逃入了少林寻求保护,据他所言,对方来历不明,是不是魔教有待确定,但目标肯定是与你无关,而是神鸽门的镇派之宝《神鸽秘录》!”
“神鸽秘录?怎没听大哥提起过?我只知道《武林通鉴》……”
“这怪不得你大哥,据赖基旭所言,神鸽秘录是神鸽门创派掌门神鸽老人集全派之力编写,据说里面记载了武林中的许多尘封多年的往事,包括一些武林名人的传记和古代神兵的消息,甚至乎武林中几乎从不露面地隐藏势力也有记载,只要得到此书,可说是掌握了武林大半的机密!据我猜测,对方的目的极有可能是越王八剑和四大隐谷的秘密!”
靖丰愕然地望向白兰,两人四目交对,仿佛都明白了对方心中的想法:看来,这个凶手和神龙老人、和越王八剑脱不了干系!
靖丰低声念了几遍“神鸽秘录”,脸色一狠道:“就为一本破书,居然把整个门派灭了!如果你所猜不错,这个凶手先是杀我恩师夺剑,现在是杀大哥夺书,我和这个凶手仇深似海,不共戴天!”靖丰出道至今,第一次动了杀念!
靖丰再也等不及,道:“走!我们出发去武林大会!”
白兰应道:“这你倒别急,武林大会要在一个月之后才召开,你还有时间先把伤养好,然后我们一同北上到洛阳去!”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会员

本版积分规则


如需要(删违规/投诉/建议/赞助等)请联系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本论坛所有来帖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不代表青山湖畔|南昌论坛立场。
网警提示:网络刷单是违法 切莫轻信有返利,网上交友套路多 卖惨要钱需当心,电子红包莫轻点 个人信息勿填写,仿冒客服来行骗 官方核实最重要,招工诈骗有套路 预交费用需谨慎,低价充值莫轻信 莫因游戏陷套路,连接WIFI要规范 确认安全再连接,抢购车票有章法 确认订单再付款,白条赊购慎使用 提升额度莫轻信,网购预付有风险 正规渠道很重要 如网民接到962110电话,请立即接听。 南昌论坛广告位招商

QQ|手机版|南昌530论坛

GMT+8, 2021-4-19 02:42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